希腊计画打贪、追逃漏税,财政部长大难题

欧盟债权国同意希腊提出的改革方针,希腊纾困案得以延长四个月,在德国引起一阵旋风的希腊财政部长扬尼斯‧瓦鲁法克斯(Yanis Varoufakis)写给欧元集团主席杰洛‧戴松布伦(Jeroen Dijsselbloem)信件曝光,如果希腊不打算 2015 年 4 月大幅推翻对欧元区国家的承诺,不禁让人纳闷激进左翼联盟如何在纾困案的债主与选民之间取得平衡。

2015 年 2 月 23 日希腊官员对改革方案已有共识,但进一步的确认要等到 2015 年 4 月底,改革方案洋洋洒洒,内容包含结构性财政政策、金融稳定、刺激经济成长等。

与民争利

结构性财政政策又分为好几个细项,其中就有税制改革,例如扩大逃漏税的定义,同时取消税务豁免权,债务缠身的希腊政府想靠追讨逃漏税,替政府金库增加 28 亿美金,约 881 亿台币。

由于希腊大量经济活动转入地下经济,也就是说许多经济活动不受法律约束,没有登记、不必向政府纳税,削减政府实际税收,不会计入国内生产毛额(GDP),这次激进左翼联盟政府,为了不失信于债权国,把脑筋动到逃税的人身上。

地下经济不管在哪个经济体,确切数字都难以计,但可参考希腊央行(Bank of Greece)顾问史蒂芬‧霍尔(Stephen Hall)提供的数据:地下经济佔希腊经济活动的 24% ,高于欧洲平均值 19% 。

看在 IMF 或其他提供纾困的国家眼里,可能巴不得希腊地下经济活动都「见光死」,像挤柠檬般榨出税金来好还钱,不过从疲弱的经济体榨出钱来,要承担更高失业率、经济萧条的风险。

 希腊人,你为何不缴税

希腊人有多不想缴税,在 26 个欧洲国家中,希腊的租税道德感(tax morale)排名倒数第四,租税道德感是衡量纳税人支付税金的意愿,租税道德感越低,纳税人逃漏税的倾向越高。

在希腊问题上,台湾或许是向来仰赖英语、以西欧与美国观点为主的外媒,又或许是大多数人深信「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大多数人很同情勤勤勉勉的德国,纾困希腊就像把大把大把的钞票投进深不见底的池子,但其实希腊人有苦难言。

希腊盛行地下经济、逃漏税的原因,其实不难理解,经济不景气,人们会想方设法留住钱财,加上希腊公部门贪腐问题严重,据国际透明组织(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的调查,希腊公家机关的贪腐,比其他欧盟国家更严重,更别提官场的「关係」文化:一人选上议员,利用职位之便把亲朋好友拉进政府当「特殊顾问」,或到处託关係,希望靠走后门捧上铁饭碗。

以上种种使希腊人有更大的诱因逃税:他们认为缴纳给政府的税金,都被「浪费」了,希腊地方政府的税收, 43% 用于人事支出,一般富裕国家平均为 26% ,宁愿把税金留在自己的口袋里,想必经历不少官员贪污风波的台湾人感同身受。

 打击贪腐

公务员氾滥是希腊历经政坛递嬗仍无法解决的问题,议员球员兼裁判,也没有一个党愿意得罪选民,但这次激进左翼联盟或许会改变局面。激进左翼联盟竞选时的承诺之一就是打击贪腐,第一任打贪部长(Minister of State for Combating Corruption)怕纳约蒂斯‧尼可罗蒂斯(Panagiotis Nikoloudis)受访表示,「每次都听到政府官员说,『我们将要对抗贪腐』,每次我都很无言,为什幺不是现在就挺身而出呢?」

希腊计画打贪、追逃漏税,财政部长大难题

( 右为希腊财政部长扬尼斯‧瓦鲁法克斯,在某些德国人眼中,这位年轻的经济学者、前游戏大厂顾问,可不输布鲁斯‧威利。 source:Day Donaldson/flickr)

打击贪腐也是财政部长扬尼斯‧瓦鲁法克斯对欧元集团主席的承诺,要重新检视政府的支出,在政府行政部门改革上,将减少特殊顾问的数目。

杨尼斯和激进左翼联盟内阁承担的局面,对欧元区债台高筑、希腊国内庞大的地下经济、贪腐短视的政治文化,无论让多有经验的政治人物接手恐怕都是场硬仗,只能寄望受德国人青睐、甚至称讚不输布鲁斯・威利的扬尼斯‧瓦鲁法克斯,能妥善处理如此複杂的问题。

首图来源:Luigi Rosa/flickr